六月海南游记

2017-07-05

  最近的工作状态一直这样,之前的任务尚未收尾,其他的工作又接踵而至,就连这次的海南疗养也是如此:一个把自己放松下来的任务。

  在继前一天缺席临行前会议后,6.19日中午十一点,我迟到了。机场内的南航值机柜台前散落着一行人,在等待了一个迟来的人二十多分钟后,他们终于重新提起拉杆箱的把手,往前出发。走在最后的我默默数了一下,20人,其中我熟识的人不多,只有5、6个。科技馆级别高,编制大,部门多,目前又是三馆分三地,人员之间互不相识也是正常。不过还好,队长毛文瑜我认识。

  下午到达三亚凤凰机场,晚入住三亚湾旁。道旁陌生的高大的棕榈科植物提醒着所有人:这里是海南,属于热带季风气候,全年气温较高,年平均气温超过20℃。路上飘过的眼神也暗示着:有一群人正从自己住腻的地方到达另一个别人住腻的地方。想到这里我自觉的停住了,因为队长在看我,“一队谁想自己住一间房,仅限男生?”不可否认她的眼睛很好看,但我还是躲闪掉了,因为我希望有室友。

  6月20日是出游的首日,搜索脑中关于这地方的资料只有零星的几段:“他年谁作舆地志,海南万古真吾乡”,年过六旬的苏轼发扬从心所欲不逾矩的精神,又一次遭贬,这一次比雷州还远,被贬至海峡另一端的儋州。汉唐中华强盛,宋清物阜民丰,但海南岛一直少受文明“临幸”,今日世人到处寻找自我,倒偏爱这些“天涯海角”之地,社会不停发展,人们外延之需求被不停满足,而内心爱恨取舍仍难抉择,所以东坡其芳仍飘扬万古,不过在6月的天气里,这味道好像略微湿热。在这湿热的空气中,我们已经离开了矗立海上的南海观音雕像,到达了天涯海角景区。烦恼即菩提,别想了,去捡贝壳吧!

  次日午后,我们乘船来到了西岛,这是海南省沿海的第二大岛屿,距离市区码头20分钟的船程。岛屿之上,水上项目参加的人并不多,作为一只曾经险些失足的正宗旱鸭子,对海水的恐惧之情不言而喻。不过导游说:“潜水教练最喜欢不会游泳的,这样你在水里就不会乱游!”导游真机智,一句话就解决了旱鸭子们的担忧。之后的整个潜水持续1小时左右,相比水下,水中漂浮的感觉更奇妙。陆上动物每日生存于空气之中,呼吸是生活中被会被忽视的动作,当被另外一种液体介质包围时,出水呼吸变成了一件需要考虑和努力的事情,人们往往需要换一个环境后,才能发现无意义中的意义和俗世生活中的诗意。

  6月22日转点住到七仙岭希尔顿,这是一个山里的酒店,在保亭县,呀诺达雨林文化旅游区就离得不远。三亚的先天本地成色不足,本地原住民现在被叫做黎族,很早就和外来人口有接触和抵抗,文化力量的边缘辐射之下,未能同化的隐入岛内山林之中,在景区里便有黎族风俗的体验环节。被少女触摸耳垂,是黎族人在向客人示好,语言不通之时,肢体动作总是能够承载许多含义。

  旅程结束,返回工作岗位后,发觉前几天的休养确是有效调整了一直以来混乱的生活和工作节奏。社会分工提高了整个大机器的效率,但是作为单独的个体,天真是真正的创造力,愿继续保有那种漫无目的的激情。

  感谢科技馆,也十分感谢队长毛文瑜的细心和负责!

1

  图、文/展教服务处      余一鸣